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出卖强奸
出卖强奸
我觉得我还是挺漂亮的,是可以吸引我男友的,可是他喜欢的却是我穿者丝袜的样子,记得还是小学的时候,就有男生说喜欢我,也许那时的喜欢只是代表好感吧!到了初中,又有一个男生对我表示,还被老师知道了,因此我总是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去,那时的我觉得很委屈,又不是我主动的。


  并且这件事被我妈妈知道了,回到家还要接受家里的训。就这样我在不断告诫不要早恋的训斥中度过了我的初中,但到了高中情况就不一样了,我母亲是一名中学教师,我父亲是一家合资公司的副经理,应该说我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,而且还是家中唯一的女孩,所以从小就被宠爱着,但直到现在我还认为爸妈希望我嫁进豪门,因为在我高中的时候,爸妈总是带我去一个叔叔家,并有时还让我住他家,他家有个比我大一岁的男孩,那时的我以为没什么,后来到我高二的时候,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,我爸提出将来我大了,让我嫁到他家去,当时我觉得我脸很热,我想当时一定很红吧!后来我明白,他个叔叔的家很有权,也很有钱,也许父母真的是以为金钱可以让我很幸福吧。可是我并不喜欢那个男孩,虽然我们从小就一起玩,但我一直把他当自己的哥哥啊!他是那种很张扬的人,而我喜欢的是像我父亲那样深沉的,就这样,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我开始了我的初恋,其实那位有钱的公子喜欢的是他们班的一女同学,我们也只是在一起聊聊平时的生活,他一定不喜欢我,他从没有主动亲我一下,只是在他父母面前假装我们很要好的样子。我在高二那年他考上了大学,应该说他还是挺帅的,所以他在他大二那年往家带了个女朋友,当然就是他的同学,而我则好像是个被抛弃的对象,即使我们之间没什么。后来我也上了大学,虽然我上的仅仅是个专科。


  我很幸运,在我大一的时候,我当上了我们学校的主持人,当然主持的节目并不很多,因为学校的主持人并不少,但这样我已经很高兴了。在这期间我认识了另一位主持人就暂且叫她“云”吧,她比我大一届,慢慢的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,她的家就在我上学的城市,所以我也经常去她家,好像那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,而她的家改变了我的命运。那是大学第一个暑假的开始,我刚为留校的学生主持完节目,正准备回宿舍休息,这时我才发现在我主持节目的时候,云给我发了条短信,让我去她家,她带我好好玩玩,在这说一句,我家是在北京,而我在天津上学,其实都是大城市,都一样啊,有什么好玩的?


这样我连衣服也没换,就坐车去了她家,来到她家门口,按下门铃,没有人开门,怎么会呢?这是从楼下上来一人,当时我也没注意,但我感觉有人在捂我的嘴,当我再醒来的时候,我是在云的家,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陌生的人,确切的说是像个学生样的男生,当时他正抱着我的腿,我想我那天应该很性感吧,当时我穿者白色带花边的连衣裙,白色布鞋,现在想想,最能吸引他的可能就是我穿的肉色透明长筒丝袜。


  当时我的手被绑在床边的暖气上,嘴被胶带粘着,被叉开的腿被床下的绳子固定着,他正在舔我的腿,我的两条腿全是湿的,应该是他的口水吧,看到我醒了,他冲我笑了笑,就继续亲吻我的腿我当时很晕,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就这样过了约二十分钟,我想去厕所,我就闭着嘴向他表明我的想法,他看到我想说话,他抬起正在吻我腿的头,说了一句让我至今难忘的话:“要想占有你的腿和脚,先要占有你的人,”不由分说,他上来就撕我的裙子,并把它们弄成碎片,一片片扔到地上,看到这些,我的心都快碎了,我知道马上将要发生的是什么,我拼命的挣扎,可是都没用,就这样我被他一件件的脱光,包括我的卫生巾,最后就剩下我的长筒丝袜还在身上。他趴在我身上,开始他占有我的程序,我好痛,大家能想到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吗?下面憋着尿,还被侵犯者,上面封着嘴,他的动作迅速,我的呼吸好快,但我的嘴被堵着,只能用鼻子呼吸,他的脖子总在我脸旁晃,我的呼吸快要停止了,我忍不住了,尿液顺着我的大腿流到床上,他却不理会,继续他的行动,我当时心里乱乱的,一会他起来开始甜我的全身,其实当时天挺热的,加上刚才主持节目的时候有点紧张,身上一定有些味道,可是他却从我的脸一直吻到我的脚,吻像雨点一样打在我的身上,他终于累了,趴在我身上,房间因为开着空调,空气中充满着我的尿液和汗水的味道,还有我下身流出的第一次的血。


  我好害怕,我怕一会他会杀了我,我想起在上学前还和家里吵了架,想起我再也看不到明天了,想起以后我再也不纯了,我肮脏了,我哭了。他默默地穿好衣服,跪在床边:“*** (我的名字,保密隐去)我喜欢你很久了,自从第一天你到学校,第一次主持节目,我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你了,你知道云吗?那是我表妹,他们一家从昨天就去韩国玩了,现在这个家就只有你和我,本来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聊聊,可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,其实我很痛苦,我喜欢你,但又不敢说,怕拒绝,才采取这样极端的做法。”他指着旁边的一把刀“如果你觉得我很该死,你就说一声,我立刻死在你面前。”说完,他开始解我腿上的绳子,还有把我手绑在暖气上的绳子。我自由了,可是我却迷茫了,刚才我还是快死的人,可是现在呢?这和以前看的电视不一样啊,他怎么会?


  我在床上抱着毯子,他在创下跪者,不知该怎么办,突然他站起来,走出卧室,一会回来拿来一套衣服扔到床上,然后说了一句:“你要报案,随你,我会付出代价的”然后就走了,天啊,怎么会有这样的人?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,快离开这个地方,我换上衣服,穿上鞋就往外跑,当时连头发也是乱乱的,一定很狼狈了。在楼道我脱掉了我的丝袜,我连回去的公车费都没有,因为我的小包还在她家。我就这样一步步走回学校,那时已经是晚上了,而且好多已经放假回家了,学校看到我狼狈样子的人不多,我回到暂时只有我一个人住的宿舍,第一件事,我拿上东西就去洗澡,那次我洗了好久,我希望把身上的脏东西都洗掉,可是我身体里的呢?当时我真想用一把刀把自己打开,清洗里面,那晚我想了很多,如果报案,我的名誉,我的学校,毕竟学校还是很多人认识我的,以后我怎么过??


  最后我决定不去报案,但我不能就这样了,我要找云,去问个清楚,使怎么回事。


  看着手中预定的火车票,我给我爸打电话,说要在学校排练,晚回一星期,就这样过了两天云给我打电话,我来到她的家,只有云和他那个表哥两人,云先给我介绍了他表哥丰(暂时用这个名)。


  云抱着我哭了,说没想到他哥那么流氓,说她对不起我,我当时真想和他们两个同归于尽,可是我先不了这个决心。这样我们谁也没说话,呆呆的坐着,那天我才知道,原来她表哥丰来学校看云做节目的时候看到我就喜欢我了,可又不敢直说,其间他还要去外省上学(他是浙江一个大学的大四的学生)本想这次和我好好聊聊,却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,什么也没说拿上我的东西就走了,暑假期间我怕我怀孕,去做了检查,果然,有了,我怕,没办法买了点药,解决了。这期间,我什么也没做,每天就是想我该怎么办,作为女性,已经是别人的了,其间我也想到了死,可是我怕,下不了手,不知道以后的路如何,其实那个丰也蛮帅的,如果当时好好说的话,也许会接受他做男朋友的,可是……………


【完】